• <tt id="nnhky"></tt>
    <blockquote id="nnhky"><u id="nnhky"></u></blockquote>

    1. 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

      硒鼓藏毒欲運出海外 廣州海關雷霆出擊

      再生時代2020-11-06 09:30:28

      2014年12月2日,廣州白云機場海關在廣州飛往馬來西亞的航班中,檢查了馬來西亞籍鐘某夫婦(化名)托運的行李。其行李中的4個硒鼓引起現場關員的關注,經查驗,4個硒鼓均包裝完好,拆開外包裝后也沒發現任何異常。經驗豐富的現場關員通過X光機發現了疑點,并破壞性拆開其上蓋后,才能隱約看到硒鼓內部藏有白色晶狀物。


      該案立即被移交給廣州海關緝私局。當辦案人員準備對涉案硒鼓進行開拆時,卻發現無從下手。為逃避檢查,硒鼓的藏匿工藝十分專業和精細,通過螺絲刀等尋常的工具無法打開,如不破壞性開拆根本無法查看內部情況。辦案人員鋸開硒鼓后發現,內部的碳粉早已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白色晶狀物。經檢驗鑒定,4個硒鼓內藏匿的可疑晶狀物均為“冰毒”,凈重766克。


      層層擴線追緝貨主 線索中斷偵查遇阻


      海關緝私關員隨即對鐘某夫婦進行盤問,兩人稱他們是藥材商人,該行李并不是他們自己的,而是受馬來西亞同鄉阿德(化名)和中國籍男子阿斌(化名)委托,他們礙于同鄉和朋友的情面不好推脫,打算幫他們帶回馬來西亞的。


      根據鐘某夫婦交代,海關辦案人員立即出動,迅速抓獲了向鐘某夫婦供毒的阿德和阿斌。辦案人員在阿斌的公司還搜出一個可疑包裹,內藏有3個硒鼓,與之前查獲的包裝和藏匿方式一模一樣。經鑒定,硒鼓里共藏有冰毒500多克。


      阿德和阿斌見到事情已經敗露,對委托帶行李的情節供認不諱,但稱涉案硒鼓并不是自己所有,而是貪圖小利,收受了一名自稱“老板娘”的中國籍女子阿芝較高的國際運費,伺機尋找前往馬來西亞的出境旅客,將藏有毒品的硒鼓混在上述旅客的行李中帶離出境。


      通過阿德和阿斌提供的信息,辦案人員迅速鎖定了涉案的阿芝,并于案發當晚在其家中將其控制。經突審得知,“老板娘”阿芝經營一家小型服裝公司,并不具備進出口物流公司資質,卻長期攬收非洲籍人貨物出口快件,涉毒的7個硒鼓就是一名叫“OSIK”的非洲籍男子委托她出口。原本正常貨物只需每單收取500-600元人民幣,阿芝卻以每單2000元和“OSIK”交易。接單后,阿芝再高價轉“包”給其他物流公司通過郵包出境,或者轉給阿德這類“黑”中介,通過外籍人員行李攜帶出境。

      阿芝稱自己認識貨主“OSIK”,卻說不出他的全名、住所等關鍵信息,案件追查陷入困境。由于走私毒品的犯罪嫌疑人警惕性都很強,一旦發現毒品在出入境過程中有所阻滯,他們便會迅速玩“失蹤”。


      唯一的線索決不能斷!辦案人員決定“劍走偏鋒”,主動聯系貨主“OSIK”。


      兵行險著“約”毒販 幕后黑手終落網


      在突審過程中,海關辦案人員注意到了一個細節,阿芝在供述中提到“OSIK”之前催過發貨速度,并稱如果發貨有問題就把貨物退還給他。抓住這一點,辦案人員讓阿芝配合向“OSIK”發信息稱暫時發不了貨,試著“約”出毒販。著急的“OSIK”很快回復稱,第二天到阿芝店里取回貨物。


      案發第二天,辦案人員早早在阿芝的店內布下天羅地網,可是在多次電話溝通中,警惕性很強的“OSIK”卻一再試探和拖延。直到晚上8時許,“OSIK”的車才來到店門口,埋伏在四周的辦案人員迅速堵住車輛,控制了車上的人員。


      出乎意料的事發生了,接貨的并不是阿芝口中的非洲籍人,而是一名中國籍男子。該男子是“OSIK”經常雇傭的黑車司機,曾送過“OSIK”去電腦城買硒鼓等。這次,狡猾的“OSIK”派他來取,又一次僥幸逃出了緝私關員的布控。


      在辦案人員的規勸下,該男子同意配合,帶著辦案人員到了與“OSIK”約定的小區門口,給“OSIK”打電話讓其前來取回貨物,但似乎有所警覺的“OSIK”遲遲不出現,大約等了一個小時后,才回復稱“以后再拿”。


      由于“OSIK”沒有交通工具,辦案人員判斷“OSIK”很可能就住在小區內,便一邊布置警力在小區的物業公司排查各戶的業主、租客等情況,一邊圍繞“OSIK”的手機等個人信息展開調查。


      第三天,辦案人員通過各方信息查清了“OSIK”所在的具體房號,并通過監控錄像確定了其在家的事實。經過簡單的戰術布置,辦案人員破門而入,迅速摁倒、上銬本案的幕后主腦“OSIK”,并在其住所里查獲已偽裝完成的硒鼓4個,內藏有冰毒700多克,繳獲了用于開拆、焊接、密封的各類工具近百件。


      “OSIK”供認,為了逃避海關檢查,他從電腦城采購硒鼓,拿回家開拆后清空硒鼓內部,將毒品填充進去再重新裝好。他萬萬沒想到的是,這批毒品沒能逃過海關人員的“火眼金睛”,在這層層轉“包”的背后,不到三天他也束手就擒。


      Copyright ? 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2017

      红包猎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