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nnhky"></tt>
    <blockquote id="nnhky"><u id="nnhky"></u></blockquote>

    1. 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

      第26章 潘多拉魔盒

      斷掌文2020-11-03 11:13:34


      第26章 ?潘多拉魔盒


      前一天,Behind三人組是通緝犯,白云飛是抓捕他們的警察。一天以后,?Behind三人組洗脫冤屈,白云飛反倒畏罪潛逃。

      命運,有時就像過山車。當你覺得自己已經觸到谷底,也許就是你開始反彈的一天。同樣,當你覺得自己已經到達巔峰,也許下一站就是深淵。

      如今在大城市里,高清攝像頭、人臉識別系統隨處可見,不使用身份證、銀行卡、駕駛證可謂寸步難行。

      所以一旦被通緝成為網上逃犯,被抓住是遲早的事。Behind三人組當初在拆車廠也只是暫避一時,時間長了也無法幸免。

      這一次三個小壞蛋打了一場漂亮的翻身仗,他們在危急關頭不退反進,一記窩心拳直搗敵人老巢。這一下不但給自己解了圍,還直接讓敵人繳了槍,實現了一次華麗的逆轉。

      人都是在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終于結束了東躲西藏的日子,可以在城市的人海中自由徜徉了。黃源和趙小月決定去吃頓大餐慶祝一下,拆車廠的艱苦生活讓這兩個吃貨瘦了好幾斤。

      趙小月自從被黃源“英雄救美”了之后,對黃源的態度也好了很多。黃源當然要把握機會趁熱打鐵,他自告奮勇要帶小月出去“腐敗”一下。

      小月問石誠去不去,石誠看黃源一個勁兒眨眼,自己當然“懂事”的拒絕了。

      ?

      小月坐在海哥開的“媳婦的烤魚”店內,拉長著臉問道:“你說帶我腐敗,就在這兒???人均消費不到100元的地方,這哪里是腐敗,簡直就是標準工作餐呀!”

      黃源見小月不高興了,趕緊賠笑道:“他家魚很好吃的,還能雙拼呢,你不是愛吃辣的嗎,我愛吃酸菜的。聽名字就知道了,‘媳婦的烤魚’,來這吃飯的都是過日子人!”

      小月嘆了口氣道:“唉,就知道你是鐵公雞,費了半天勁也拔不下一根毛來?!?/span>

      黃源道:“不能那么說,我平時節省,那是想集中精力辦大事?!?/span>

      小月道:“小事都辦不好,還指望你辦啥大事?哎,你上學時候為啥總看毛片兒???那玩意兒有意思嗎?”

      黃源道:“別提了。我上警校之前連什么是毛片兒都沒見過,全是在警校學的?!?/span>

      小月八卦的勁頭上來了,道:“跟哪個同學學的,講講?”

      黃源道:“不是跟同學學的。咱警校附近有個電子城你有印象吧?我剛上大一的時候新買了電腦,周末去電子城購物。第一年外出的時候生怕別人不知道自己是警校的,把警服熨得板板正正,褲線燙得溜直,皮鞋擦得锃亮。到電子城賣盜版軟件的地方,問一個大嬸‘有什么光盤?’大嬸說‘你要買毛片兒吧,我這都有,歐美的、日本的、男男的、女女的,人與獸的也有……’我問:‘游戲有嗎?’大嬸說‘游戲?游戲也是毛游戲!’我當時就汗顏了,我還穿著警服呢!當時我咳嗽一聲,正色道‘那個……學習的光盤有嗎?’大嬸上下打量我一番,你猜她說什么?”

      “說什么?”

      “別裝了,你們警校哪有學習的?”

      “哈哈哈哈!”小月想到黃源穿著一身警服買毛片兒的窘態,笑得眼淚直流、花枝亂顫。

      ?


      石誠此時可沒有吃飯的心情。雖然隨著調查的深入,對于安妮可能遭遇危險他早有思想準備,可是在內心深處他還是期待奇跡發生。

      就算是他已經推斷出御龍灣山頂信號基站下可能是拋尸地點,但他還是希望自己推斷有誤,安妮還活在這世界的某個地方。

      可是王建國局長在新聞發布會上的發言把他最后的一絲希望也徹底擊碎了。公安局已經官方認定,那個尸體就是安妮。這意味著他再也見不到那個無數次出現在夢中的倩影,再也見不到那雙迷人的眼睛,再也聽不到那甜美的聲音,再也見不到那足以融化一切的笑容。

      他還沒有來得及告訴她,自己對她深深的眷戀。他還沒有來得及告訴她,她離開的這段時間自己對她是多么想念。他還沒有來得及告訴她,為了找到她自己所做的一切。他還沒有來得及告訴她,就算走遍全世界自己也要把她找回來。

      如今,安妮的訃告已經發到了她的母親家中。自己也兌現了對倪阿姨的承諾,幫她找回了安妮。盡管,現在的她已經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尸體,躺在一個冰冷的房間里。

      她一直到死,都不曾愛過石誠一秒。而她深愛的人,卻很可能在她意識尚存的最后一刻親手結束了她的生命。

      為什么要選擇他,為什么不是我?為什么寧愿選擇“花無缺”一樣的偽君子,也不去選擇“小魚兒”一樣的真心人?開得最美的花往往有最尖的刺,表皮最艷麗的蛇往往有最毒的牙。這個動物們都知道的自然界普遍真理,難道她非要犧牲生命去證明真假?

      白云飛,你已經那么完美,有那么好的家世,那么漂亮的外表,那么優雅的談吐。在這個世界上,你幾乎可以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為什么你偏偏要去招惹安妮?你得到了她的心,為什么不好好珍惜?就算你對她失去了興趣,為什么不把她留給愛她的人?為什么要親手毀滅她?你為何如此狠心?

      石誠心中有無數的疑問,沒有人能給他答案。他感覺自己的腦袋要爆炸了,此時他急需一個發泄方式。他要到室外去,待在屋子里會讓他感到壓抑,悲傷的情緒會感染他的每一個細胞,讓他失去抵抗的力氣。

      石誠決定去滑雪。這個既刺激又消耗體力的運動,或許可以讓他暫時拋開煩惱。

      ?


      烤魚店里,熱騰騰的烤魚端上桌來。小月和黃源用筷子夾了一塊放到嘴里,砸吧著味道。

      “怎么樣,味道不錯吧?”海哥和嫂子拿了瓶紅酒坐了過來。

      “海哥,這魚是你烤的還是嫂子烤的?太好吃了!”小月被味蕾上傳來的快感刺激得說不出來的舒爽。

      “嘿嘿,你嫂子烤的?!焙8缥⑿χ?,表情還有幾分羞澀。

      “海哥,你和嫂子是怎么認識的?這個媳婦的烤魚店背后有什么故事,給我們講講唄?”黃源不改八卦記者本色。

      嫂子害羞道:“陳芝麻爛谷子的事,有什么好講的?!?/span>

      海哥喝了口紅酒,道:“講講也無妨!我和你嫂子從小青梅竹馬,光著屁股的時候就在江邊玩。大一點之后經常是我拿個網兜下水抓魚,她在岸邊拾柴生火,抓到魚之后我們就在河邊烤著吃。那時候的魚原汁原味,串在樹枝上,烤熟了之后她咬一口,我咬一口……”

      嫂子道:“你還說呢,你每次吃飽了都抓一把炭灰抹人家臉上,難看死了!”

      海哥道:“我在你臉上抹完灰,你不每次都把我推下河嗎?多虧我水性好,要不然哪能活到今天!”

      看著海哥和嫂子小情侶一般的打情罵俏,不難想象他們當年兩小無猜的感情有多么純真美好。

      海哥道:“后來我進城闖蕩,和你嫂子就斷了聯系。開過歌廳,干過賭場。再后來,和胡躍山干了幾次仗,被石誠抓進去坐了幾年牢。我出來以后回了趟老家,在小城街邊的一家小飯店,點了一條烤魚,咬了一口那熟悉的味道就勾起了我無數回憶。我淚流滿面的抬起頭,看到了淑芬正一邊擦手,一邊對著我笑。在她的身邊,還站著個10歲的小丫頭……”

      “爸爸,你在說哪個小丫頭呀?”一個扎兩條馬尾辮的小女孩跑了過來,她活潑可愛,聰明伶俐。最重要的是,眉毛像海哥,眼睛像大嫂。

      “小丫頭,說的當然是你了?!焙8绨雅⒈г趹牙?,目光中充滿慈祥。

      “她叫佳佳,是我的女兒。見到她之后我才知道,淑芬這么多年在小城帶著她,頂著巨大的壓力,一直在默默的等我回來……”說到這里,海哥眼中又有淚光閃過。

      雨紛紛 ?舊故里草木深

      我聽聞 ?你始終一個人

      小月腦海中突然閃現出這句歌詞,不禁潸然淚下。

      “我和淑芬在老家舉行了簡單的婚禮,我帶著她和女兒佳佳回到這座城市開了這家烤魚店。她問我店名叫什么,我說,就叫媳婦的烤魚?!??



      當石誠全副武裝的站在滑雪場時,他覺得這真是個很棒的主意。站在藍天和白雪中間,他的心突然遼闊了起來。在大自然面前,人類的力量顯得那么渺小,甚至微不足道。相對于屹立萬年的莽莽雪山,人類的生命只不過是曇花一現。

      他突然覺得,人生的歷程和滑雪也有幾分相似。這條長長的雪道就像人的一生,雪板劃過的印記就是人在世間留下的痕跡。有的人動作優美,有的人步履蹣跚,有的人一跤不摔順利著陸,有的人跌跌撞撞人仰馬翻。不管過程如何,最終的結局都是一樣。所有人都將降落到地面,這里不再有技術高低之分,再厲害的高手在地面上也要耐心走路,沒有任何優勢可言。也許,只有到了終點那天,所有人才又不分高低貴賤重新回到起點。

      這么想來,安妮也許已經離開了世俗的困擾,到了那片傳說中的伊甸園?那么,我何時才能到達自己的彼岸?

      石誠戴上雪鏡,從山頂俯沖了下去。那一刻,他聽到風在耳邊呼嘯,他扭動腳踝屈起膝蓋,在雪地上畫出優美的弧線。

      那一刻,他感到無比自由。

      現在已經快到2月底了,這個滑雪季就剩下最后幾天。石誠打算抓住這雪季的小尾巴,趁雪還能存住,在雪地上盡情撒野。

      他滑到纜車旁,今天不是節假日,高級雪道的纜車下面不用排隊?;酆谜邆儾挥脙扇藬D一輛纜車,而是可以寬松的每人乘坐一輛。

      一輛纜車停在石誠面前,他剛扶穩車身準備坐上去,旁邊突然擠過來另一個人,和他上了同一臺纜車。

      這個人戴著頭盔、雪鏡、面罩,全副武裝下根本看不出長相。但石誠卻感覺到這個人的氣息自己非常熟悉,他不用看臉就可以猜到這個人的身份。

      這是個危險人物,他恐怕對自己恨之入骨。

      此時纜車已經啟動,他們離地已有十米高,到達山頂還要十幾分鐘。

      石誠的手心已經出汗,此時身邊的人如果突然發難,這么近的距離他沒把握能躲開致命一擊。如果從纜車上跳下去,按照雪的厚度和纜車的高度計算,雖然不至于摔死,但估計也得把骨頭摔斷。



      石誠正在緊張的盤算,身邊的人突然開口說道:“石頭,今天好興致啊?!?

      這熟悉的聲音證明石誠猜的不錯,這個人正是公安局網上通緝的殺人嫌疑犯——白云飛。

      “你才是好興致。外面到處在通緝你,你還有心思到這里玩兒?!?

      “哈哈哈哈,如果那么容易被抓住,我們這么多年警校就白念了,這么多年公安就白干了。你看看,這里每個人都捂得嚴嚴實實,不說話誰也認不出誰。這是多好的‘辦事地點’?”

      石誠聽到這里更加緊張,他屏住呼吸,暗自觀察對方的一舉一動,隨時準備應對突然發起的進攻。

      “哈哈哈哈,不用緊張。石頭,我今天來不是和你拼命的。相反,我是想求你幫我辦一件事情?!?/span>

      “你害死了安妮,我要找你償命,還想讓我幫你?”

      白云飛嘆了口氣道:“你以為單憑我的能量,就可以殺了人之后毀尸滅跡?就可以顛倒黑白對你們發起通緝?這整個事件背后,有個強大的勢力在幕后操縱著,你我和安妮不過都是微不足道的棋子而已?!?/span>

      石誠道:“在D市還有你白少爺惹不起的勢力?”

      白云飛道:“公安局常務副局長王建國,最大的黑社會頭子胡躍洋,這兩股勢力加起來足以橫行黑白兩道,又有幾個人能惹得起?”

      石誠道:“我早就懷疑王建國不干凈,看來他還真不是什么好東西?!?/span>

      白云飛道:“王建國這個人外粗內細,手眼通天且心思縝密。如今D市黑白兩道的格局,幾乎全是他一手打造而成??墒撬f萬想不到,有個對他來說足以致命的證據機緣巧合落在了我手里。有了這個證據,我隨時可以讓他死無葬身之地?!?/span>

      石誠道:“可是拿著這樣的證據也像綁了個定時炸彈,一旦被他知道了,你恐怕自己就危在旦夕?!?/span>

      白云飛嘆道:“你說的太對了,現在我被通緝,都是為了這個證據?!?/span>

      石誠道:“可是這和安妮有什么關系?”

      白云飛道:“千不該萬不該,她不該趁我不注意,偷看了我的手機……”

      原來,白云飛手機里有一個加密文件夾,密碼是安妮的生日。安妮當時感受到了和白云飛的情感危機,又在他的手機里發現了加密文件。安妮就像是希臘神話中的少女潘多拉,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打開了那個魔法盒。

      如果可以重新選擇,她永遠不會觸碰那個文件夾。因為點開了它,就釋放出了可怕的惡魔。

      文件夾中究竟隱藏著什么……這一切還要從當年王大海入獄說起。




      更多精彩文章,歡迎關注“斷掌文”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喜歡這篇文章,就給我贊賞吧

      長按識別圖中小程序,即可贊賞!

      Copyright ? 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2017

      红包猎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