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nnhky"></tt>
    <blockquote id="nnhky"><u id="nnhky"></u></blockquote>

    1. 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

      五四青年節:法律人暢談他們和家人的青春故事

      泗陽檢察2020-11-03 12:20:43

       青春傳遞?

         

        從上至下:趙曉敏和父親、劉偉(左二)和母親(右二)、陳新宇和父親、呂點點和父母?

        圖片制作:張雪卉?

        暖春時節又逢“五四”,為迎接這個朝氣蓬勃的節日,本刊編輯部特別策劃邀請了多位來自“法律人家”的法律人暢談他們和家人的青春故事。青春不只是花樣年華,她還有不滅的斗志和不屈的靈魂。?

        法律人的青春,與正義同行。

        那個夏天午后?

        中國政法大學在讀博士 呂點點?

        其實法學與我家族的淵源早在解放前便已開始。早在1946年左右,我外公懷揣法學救國的理念,進入重慶正陽法學院(后與西南人民革命大學及其他高校合并為如今的西南政法大學)學習法律。雖然畢業后外公由于種種原因并沒有從事法律相關職業,而是拿起教鞭做了一輩子老師,但家族與法律的淵源由此開始,我母親成為了法律人,表姐與我也同樣走上了這條道路,某種意義上成為了“法三代”。?

        1981年,母親報考了法學專業并被北京政法學院(于1983年改名為中國政法大學)錄取。母親畢業后遇到了同為法大“老三屆”的父親,相戀結婚。彼時父母都在高校教授法學專業,兼職律師的父親尤為忙碌。?

        小時候印象最深的便是每天父親穿著筆挺的西裝出門或講課或開庭,年幼的我常說:“爸爸,等你西裝穿小了給我留著好不好呀?”沒想到,現在反而是父親在穿“營養過?!钡奈掖┎幌碌奈餮b了。?

        2011年我考入華東政法大學法律學院,系統學習了法學知識后,我與父母有了更多的共同話題。彼時母親任職于法學學術雜志社,父親也不再做兼職律師,但全家人還是會時常討論社會熱點法律問題。母親是法制史專業的博士,與實務距離較遠,常常被我和父親調侃是“家中頭號大法盲”。?

        本科畢業后,我參加清華大學與美國天普大學的LL.M項目,攻讀美國法學碩士。在此期間,我對中美法律體系的差異有了深刻理解,2016年畢業后,我開始了在律所的工作。作為一名非訴律師,所做業務雖然與父親當年作為訴訟律師接觸的業務完全不同,但從父親那里學來的專業態度仍是我在工作中不斷進步的精神源泉。?

        2017年9月,我辭去工作進入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學院,攻讀博士學位。自小聽著父母講述在法大的日日夜夜,終能有幸在法大學習,也算是圓了少時的另一個夢想。入學后,父母有時會在下班后來學校與我共進晚餐,逛逛校園給我講講過去的故事。母親說她本科時住的宿舍樓已經拆了,那時沒有已經出版的教材,法學各專業課的教材都是任課老師鉛印或油印后下發給學生的;父親則帶我走到主樓中的一個大閱覽室,告訴我他入學時沒有宿舍,幾十人在這里打地鋪,晚上呼嚕震天,完全沒辦法睡覺……回到我窗明幾凈設施齊全的現代化宿舍,也回到了現實,我們不禁感嘆時間過得太快了。?

        我還記得小學時的夏天午后,字都還沒認全的我捧著厚厚的藍色封皮刑法法條坐在寫字臺前仔細閱讀,并在心中暗暗發誓以后的生活一定要跟法律有關?;蛟S從那時起,甚至在父母生下我之前,就隱隱注定了我的選擇。?

        作為治國重器,法律的崇高地位是不可撼動的。作為實際推進者,法律人的重要性更是不言而喻。我對自己第三代法律人的身份感到無比自豪,并對我國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光明未來感到無比期待。

        父親的舊卷宗?

        北京市石景山區人民檢察院 趙曉敏?

        “爸,我給你寫本自傳吧,作為你退休前的禮物,也算是對中國鄉土法治建設三十年從無到有的紀念?!薄皠e鬧,一個基層老法官,有什么可寫的?!?

        我的法學啟蒙老師,就是這位從數學老師轉行的鄉鎮法官。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鄉鎮派出法庭條件簡陋,沒有電腦,沒有復印機,裁判文書需要用手搖的油印機印刷,兩名能工作的法官負責周邊3個鄉鎮所有的民事案件。油印機壞了,我們仨一起趴在炕上幫爸爸手抄裁判文書;年終歸檔時,爸爸整理卷宗,我跟媽媽寫卷皮訂卷……這些“全家總動員”的情形,真實記錄了那個特殊時代的基層法官為中國法治進程而奉獻的青春。參加工作后,我到爸爸所在法院的檔案室查閱資料,看到2004年的一本卷,是我媽寫的卷皮和封底,我寫的訴訟費收據、起訴狀和開庭筆錄,我爸寫的判決書手稿,看到這本集中了我們一家三口心血的卷宗,心中涌起一種莫名的溫暖和感動。?

        爸爸憑著自學和經驗,兢兢業業地工作了27年,沒有一起錯案沒有一個人上訪。這些“提前介入”,成為我最初的法學啟蒙。?

        爸爸說,辦案就是洞察人生百態。他最痛恨不贍養老人的人,說每次辦理贍養案件,都恨得牙根癢癢;爸爸最喜歡用調解結案,他說,調解的結果可能不是最符合法律規定的,但鄉土里的糾紛解決,要有人情味兒;爸爸辦理離婚案件,向來反其道而行之——勸離不勸和,他說,兩口子氣頭上勸和,是火上澆油,你漠視他們直接安排開庭,他們反而會問不是要先調解嗎……這就是我爸,一個有血有肉、有溫度有擔當的基層法官。?

        2011年研究生畢業,我順利成為一名北京基層檢察院的檢察官,第一個獨立承辦的案件是個盜竊案。也許看出我是新手,嫌疑人試探地翻供,我情急之下拍桌子大吼:“你四十多歲的人了,怎么滿嘴跑火車?”話音剛落,嫌疑人立馬翻臉:“你個小姑娘,憑什么這樣說我?這事不是我做的,你愛咋處理咋處理?!蔽乙庾R到不對,趕緊緩和語氣,可無論我說什么,他都不再說話,我只能結束這次失敗的提訊。整理卷宗時,我看到家庭成員一欄寫著“兒子,10歲”,就隨口問道:“你被抓了,你兒子誰照顧?”“跟我媽在老家上學?呢??!薄白x幾年級了?”“三年級了,我兒子可棒了,我們家墻上貼滿了他的獎狀?!闭f起孩子,他的眼神變得溫和,我看到了希望?!澳銉鹤幽敲窗?你也是他的榜樣呀!”我頭也不抬繼續收拾東西?!澳阏f你現在被關在看守所,孩子問爸爸哪兒去了,老人怎么說?”他低下頭,眼睛濕潤?!皺z察官,我坦白就可以從寬處理嗎?”“你自愿認罪,我們在提出量刑建議時肯定會建議法官從輕處理?!薄皺z察官,你別收電腦,我好好說,我想快點出去……”訊問順利進行了,庭審效果也很好。?

        從那時起,我嘗試尊重每個嫌疑人,哪怕只是他摁完手印遞給他一張紙巾。對立永遠不是最好的途徑,我們要做的是傳遞法律的溫度。?

        我和爸爸一起經歷了“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一起經歷了司法責任制改革,一起通過遴選進入司法官員額序列,一起作出“讓每個公民在每個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的莊嚴承諾。我感恩這些年的經歷,讓我有機會重新審視父親,讓我對他的職業尊榮和壓力感同身受。

        記憶如潮?

        河北省衡水市冀州區人民檢察院 劉偉?

        為了慶祝檢察機關恢復重建40周年,追憶和記錄檢察院建設發展的光輝歷程,衡水市冀州區檢察院籌建了自己的院史展館。在籌建過程中,一張拍攝于1979年8月1日、署名“全區檢察干部學習法律訓練班留念”的老照片深深吸引了我,這張照片上有我的母親,看到母親親切的面容,兒時的記憶頓時潮水般襲來。?

        母親是在1978年重建檢察院時,組織選派到河北省衡水地區(市)饒陽縣檢察院工作的,十來歲的我跟隨母親住在院內安排的一間平房內。?

        當時的辦公辦案條件有限,去看守所提押犯人都是步行,我看見法警腰里別著掛著紅綢子的手槍,威武精神,將所提押犯人帶到檢察院審訊室內審訊。這間屋子空閑的時候,我會偷偷溜進去,好奇地坐在桌前,扮演審訊的檢察官,暗暗下定決心以后長大也要能腰里別上掛紅綢子的手槍。?

        剛剛重建的檢察院一窮二白,母親既是指揮員又是戰斗員,每天早出晚歸,但她的臉上始終洋溢著堅定和自信。建院初始,最先解決的就是辦公家具不全問題,院里請來木匠師傅打造辦公家具,先把買來的圓木解成板材,檢察院的人都在旁邊幫忙,個別老同志還能去拉大鋸,落下的鋸末收集起來,在空地上挖個大坑,把鋸好的板子放上去,坑底燃起鋸末,熏烤木板,這樣能使木板盡快干透不走形,也不容易生蟲。我看到木工師傅瞇著眼用墨盒拉打線,覺得特別好玩,趁師傅不備也悄悄拿起墨盒學著師傅拉打線,然后按捺著激動的心情等著師傅徒弟按我的線拉大鋸,結果這塊板子比別的窄了一些,只能將就著做了一張窄幾公分的桌子。后來母親知道是我搗的鬼還狠狠教訓了我,并選了這張當自己的辦公桌。?

        童年的夢想伴隨著我一路成長,2002年7月,我從縣法院調到饒陽縣檢察院工作,這時母親已經離世一年,回首母親當年在檢察院工作的點點滴滴,我百感交集。工作這些年,我經辦了多起上級交辦的大案要案,在承辦省交通廳張某系列案時,贓款去向不明,搜查沒有收獲,經過縝密的訊問,張某終于交代了贓款藏在衛生間加壁墻內。當我親手從掏開的加壁墻內將捆在下水管道上塑料袋里的贓款贓物取出時,感到了作為一名檢察人的神圣與自豪。?

        2017年1月,我調到冀州區檢察院擔任檢察長兼衡水市檢察院黨組成員,我們大家制定五年規劃,全院上下同心、共同努力一年進入先進行列。這一年,我的女兒法律研究生畢業,她自己應聘到一家律所,從事律師工作,我感到十分欣慰,老母親冥冥之中對法律的執著不舍又有了接班人。?

        兩世檢察情,三代法律人,共同的夢想、接力的追求,愿用我們畢生追求,為祖國和人民守望正義,綻放生命,譜寫華章。

        追逐法律夢?

        湖南省湘潭市人民檢察院 陳新宇?

        我出生在一個法律家庭,父親是一名有著30多年辦案經歷的資深律師,我從部隊轉業回到地方,由國防綠變成了檢察藍,繼續追逐著我的法律夢。?

        父親辦理了上千件刑事案件,讓他記憶猶新的是30年前林斌(化名)無罪辯護案。1988年,父親擔任被告人林斌的辯護律師,林斌被指控為拐賣人口共案犯,主要事實依據是從主犯鄒某手中購買了一名兒童作為養子,鄒某認為拐賣兒童是一條發財之路,僅用兩個月時間就組建了一個13人參與的拐賣人口團伙,拐賣兒童10多人,社會影響惡劣。當時這個案子社會關注度很高,父親作為林斌的辯護律師,只要在開庭審理時當庭發表幾句從輕處罰的辯護意見就可以完成辯護任務。但父親仔細調查后發現了問題,當時的刑法規定,拐賣人口罪是指拐賣婦女、兒童的行為,沒有規定購買兒童自己撫養的行為也構成拐賣人口罪。?

        父親的領導和同事都勸他,這樣的大案作無罪辯護風險很大,不如作罪輕辯護。父親卻堅持認為,好的辯護律師,應該敢講敢說,最終決定對被告人林斌作無罪辯護。庭審時,父親大膽發表了自己的辯護意見,認為被告人林斌購買一名兒童是為了作為養子,與鄒某等13名被告人以盈利為目的拐賣人口的犯罪行為之間沒有直接因果關系,法律沒有從拐賣人口犯罪團伙中購買兒童自養的行為構成犯罪的規定,因而被告人林斌購買兒童自養的行為不構成犯罪。但當時合議庭還是判處林斌有期徒刑六個月,父親征得林斌同意,向省高級人民法院上訴,省高級人民法院最終認定父親的上訴理由成立,二審改判被告人林斌無罪。?

        我在部隊由于工作原因,經常調查處理涉軍涉法問題。2003年4月,某團新兵李濤(化名)晚上執勤下崗后回到宿舍,偷取同宿舍戰友的相機一部和現金800元后私自離隊。事發后李濤逃離了部隊,從此下落不明。部隊按照規定給予李濤除名處分,并向李濤入伍地武裝部和其父母通報了處理結果。但時隔11年后,李濤父母卻找到部隊。接到調查任務后,面對已經發黃的檔案,我一臉茫然。檔案中除了李濤入伍時的身份證號碼和一張黑白的入伍照片外,沒有其他有用的線索。我根據身份證信息查詢李濤的活動軌跡,并采集李濤父母血樣進行DNA比對。然而公安機關反饋回,李濤的身份證從其當兵入伍后就未曾使用過。?

        2015年3月,我得知廣州東莞查到一個與李濤父母DNA疑似相匹配的人,此人2011年在東莞市某公園山頂上吊身亡,警方提取了死者身上唯一能提取的牙齒做了DNA鑒定存檔。?

        名字不符、沒有照片,只有一張DNA鑒定書,死者是李濤嗎?他為什么會在千里之外的東莞自殺呢??

        帶著種種疑問,我以東莞為中心在周邊展開排查。功夫不負有心人,最終還原了李濤的活動軌跡。?

        2003年4月,李濤逃離部隊后,2004年底到達深圳,此后其活動軌跡均在深圳、東莞一帶,李濤不敢找工作,居無定所,其間因打架被兩次拘留,最后在東莞某公園上吊自殺……此事最后得到了妥善的處理。?

        心若在,夢就在,我們兩代法律人的故事仍在繼續……

      (來源:正義網,封面圖來源于網絡)


      Copyright ? 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2017

      红包猎手